知者不惑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三世纪 > 正文内容

腻歪死你-百姓故事-

来源:知者不惑网   时间: 2021-11-25

直言是五眼街道办事处的职工,因为材料写得好,街道上一直拿他当干部用。那一年,机关定编定员,因为直言不是干部,就被定到了编外。考虑到机关缺他这样的笔杆子,领导就没让他离开机关,继续在机关写材料。转眼几年过去了,街道的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上边的政策也越来越紧,终于有一天,新来的街道主任黄瓜以执行上级政策,清理编外人员为由,把直言给清理掉了。

直言只拿了几千块钱就下岗了,回到家里,直言气得三天没睡觉。自己这么多年来废寝忘食拼命地干活儿,把你们历届主任吹得呼扇呼扇的,又是提职又受表彰,到头来你们卸磨杀驴,一刀就把我给宰了,我死得冤呢!直言恨透了黄瓜,心说,你让我没饭吃,我也让你的饭碗端不牢,我干别的不行,就写材料拿手,我能吹你们,也能告你们,常在河边走,就没有不湿鞋的,我就不信你一点坏事都没干。只要让我知道了,我就告你,直到把你告得丢了饭碗为止!

从那以后,直言也不干别的了,就盯着黄瓜的那辆车。只要黄瓜去了不该去的地方,他立马跟过去,拍照记录,跟私人侦探差不多。然后把文字材料整理出来,连同照片一起寄往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纪委、市检察院、市公安局,只要是能管得着黄瓜的地方他都寄。当然,材料上他没属真名,只属了一个笔名“法眼”。

直言这一招果然奏效,不出半年,黄瓜就被调离了街道,去了什么地方,直言就不清楚了,反正没听说黄瓜被摘下来切片、切丝、剁馅儿的消息。直言一想,斩草要除根,只要你一天不被削职为民,我就一天不饶你!

直言费了老鼻子劲,终于找着了黄瓜架——黄瓜的家。直言心说,你跑得了黄瓜跑不了架,这回我就在你家门口蹲守,看见河北癫痫病医院去哪家有可疑的人到你家来,我就给你拍下来,接着腻歪你,我就不信那些到你家来的人都是干正事,只要有一次搞邪门歪道儿,上边一查就够你喝一壶的!

直言在黄瓜家门口蹲了半年多,照了无数张照片,也写了无数份材料,全都寄到了该寄的地方,可黄瓜好像什么事没有,上下班仍然车接车送。直言一想,我老这么光放枪打不着兔子可不行啊,都一年多了,胶卷、稿纸、邮票、信封费了不少,却没有黄瓜蔫头的迹象,老这么干我不亏了吗?他那边吃着“皇粮”,我这边没饭吃。我哪耗得过他呀?不行,得改变一下战略。

这天,直言从一本杂志上看到一则征稿启事,征集贴近生活的社会故事,稿费相当可观。直言一看,原来写材料还能挣钱呢?黄瓜的那些事全都贴近生活,只要稍做加工,不就是社会故事吗?直言把寄给有关部门的那些材料重新整理了一下,给杂志社寄去了。

半个月之后,杂志编辑给直言来信了,说他寄的稿子件件都是精品,杂志准备陆续刊出。直言乐坏了,看来我这笔杆子不光能给黄瓜之类吹喇叭,拿他们找乐也行,又能挣钱,这好事上哪找去?

直言开始一边盯着黄瓜,一边关注报刊杂志,只要发现有征稿的,他就按照杂志的要求进行整理,有时还要加一些虚构,这样直言就把黄瓜改成了冬瓜、南瓜、土豆、茄子,反正都是菜,让老百姓嚼的东西。

没多久,直言写的材料陆续见报见刊了,稿费也一笔接一笔地寄到了直言手中。直言一算,一个月的稿费就两千多,比在机关挣得还多。直言激动得眼泪都下来了,心想我在机关没日没夜地写材料,一个月才挣几百块钱,现在我轻轻松松地给报纸杂志投稿,一个月能挣这么多,要知道腻歪他们能挣钱,我早就辞职不干拉莫三嗪片能治疗癫痫了!

有了稿费做后盾,直言干得更起劲了。他干脆买了电脑,安了宽带,淘汰了旧相机,换了数码摄像机,再写出材料直接就从网上投稿了。当然,有些真实的材料,他仍然要寄给有关部门,腻歪黄瓜,把黄瓜腻歪得彻底掉了皮、干了瓤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这天,直言接到了一个电话,一问,是市作家协会创联部的刘主任。刘主任对直言说,这段时间,他发现直言发表了不少小说,在全市的作者中产量应该是最大的,市作协决定破格吸收他为会员,请他到作协去一趟。

直言去了作协,刘主任热情接待了他。对直言勤奋创作的精神大加赞赏之后,刘主任让直言填了张表,交了两张照片,说几天之后作协的会员证就下来了,将来发表的小说可以参加作协的年度评奖,奖金还不少呢。直言当着行家不能说外行话,就问刘主任,知不知道他“小说”中的主人公现在结果如何。刘主任一愣:“小说主人公?就是那个‘黄瓜’呀?”直言点头:“是啊,就是他。”刘主任一笑:“小说主人公的结局小说里不是有了吗?该切的切,该剁的剁,你是问这个吗?”直言摆手:“我不是说小说里的黄瓜,我是说现实中的黄瓜。”刘主任笑得更厉害了:“现实中的黄瓜?哪个黄瓜呀?黄瓜满大街都是,菜市场更多,一筐一筐的,不都让老百姓吃了吗?”直言一看,这刘主任大概不认识黄瓜,那就算了。直言告辞要走,刘主任突然不乐了,小声说:“直言啊,以后你写小说最好还是别拿黄瓜当主人公了,咱们市委宣传部的文艺处处长也叫黄瓜r你可别让领导产生误会,领导一误会可就麻烦了。”直言一听,什么?黄瓜上宣传部当处长去了?是我腻歪的那个黄瓜吗?

回去之后,直言七回八转一打听。宣传部那个处长,还真是原来颠闲犯病间隔几天五眼街道办主任。直言气坏了,我腻歪了你这么长时间,不但没把你腻歪下去,反倒把你腻歪上去了,这还了得?我接着蹲守,现在我可不比从前了,一个月我挣两千多块,我耗得过你,非把你耗下去不可!

直言干脆在黄瓜家对面买了一套二手房,隔着一个街道,能把黄瓜家里发生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直言的摄像机几百倍变焦,黄瓜坐在客厅里,胡子有几根都数得清楚。

直言又盯了黄瓜半年多,举报材料没少寄,小说没少发,当然稿费也没少挣。突然有一天,直言发现黄瓜没有车接送了,每天出门都骑辆破自行车。直言乐了,甭问,这小子准是下来了,不然他怎么会骑自行车?说不定这几天检察院正给他刮皮呢!行了,你既然下来了,我就专心写我的小说吧。

直言关在家里三个月没出门,写了一部长篇小说《一条黄瓜的毁灭》。投出去没多久,就被一家报纸连载了,紧接着是出书,拍电视剧,直言一下子出名了。报纸、杂志、出版社、影视制作中心的约稿信源源不断,直言成了抢手作家。

年底,市作协举行文学创作评奖,直言的《一条黄瓜的毁灭》得了一等奖,奖金10万元。颁奖仪式上,直言美得嘴都合不拢了,在热烈的掌声中上台领奖。刚要从领导手中接过大红证书,直言愣了,给他颁奖的竟然是黄瓜!直言纳闷,这黄瓜不是蔫头了吗?怎么又硬棒了?看头衔还是市委副书记,这小子官怎么越当越大了?

直言正在那里发愣,黄瓜一眼认出了他:“老直,原来真的是你,你现在可是大名人啦,祝贺你呀!”黄瓜把获奖证书发给直言,说会上不便说话,散了会他要和直言好好聊聊。直言心说,聊就聊,就是我告的你,怎么着?你不就是有后台吗?我告你的那些材料没管用癫痫病上来怎么预防,我现在是文艺界响当当的人物,你一条烂黄瓜能奈我何?

散会之后,黄瓜找到了直言,拉着直言的手说:“老直啊,这么长时间,我一直想跟你核实一个问题。”直言一摆手:“甭核实了,有关部门那些举报你的材料都是我写的。”黄瓜顿时眼前一亮,显得很激动:“我猜就是你,我可得好好谢谢你呀。”黄瓜说,自从他当了五眼街道办主任以后,几乎每天都有人写材料告他,所以纪检部门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对他进行一次调查,也正是这些连续不断的调查,让他脑子里的那根弦始终紧绷着,从不敢越雷池半步。正因如此,他才一次又一次升职,最后当上了市委副书记。当了副书记之后,他对自己要求更严了,连公车也不坐了,上下班都骑自行车。黄瓜说,他不是圣人,如果没有直言的监督,说不定他真的像直言小说里那条黄瓜一样,自己把自己毁灭了,他真诚地希望直言以后继续对他进行监督。黄瓜最后说:“老直啊,当初让你下岗,那不是我个人的意见,而是上级的政策,请你体谅。”直言听黄瓜说完,突然乐了:“黄书记,你想哪去了?我告你可不是记你的仇,我是看你有前途,将来必能当大官,才出此下策。现在你已经是市领导了,我也就没必要再那么干了。”黄瓜忙摆手:“别别,你以后还得继续监督下去。”直言摇头:“不行,以后我说什么也不能再腻歪你了。”两个人你推我让,不觉哈哈大笑起来。

回家的路上,直言笑了一道,世上的事就是这么邪,看着是好事,到头来没准就变成坏事,看着是坏事,最后没准又变成好事。如果自己一直都在机关干,绝成不了抢手作家;如果自己不死盯着黄瓜,黄瓜也不一定能稳稳当当地做到这么大的官。人这一辈子,真是奥妙无穷啊!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jtrrs.com  知者不惑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