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者不惑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三世纪 > 正文内容

[小小说] 逃亡之路

来源:知者不惑网   时间: 2021-10-06

  陈丽在候车室里找了个空位坐下,她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半小时前,她在厕所里用一把剪刀将齐腰的长发剪到齐耳短,又剪了个刘海,虽然有点难看,但安全多了。
  
  每一次逃跑,每一次被抓回去,她都会被打得遍体鳞伤。这一次,决不能出任何差错。
  
  她在这个村子呆了两年,现在回想起来腿还会发软——第一年她跑了三次,三次都被抓回来;第二年她不跑了,开始装傻,见人就傻笑。她花了整整一年时间装傻,来瓦解那些人的戒心。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她是个哑巴。
  
  腿上的伤口很痛,那是三天前被一只野狗给咬伤的——她故意踢了它一脚。她装作身体抽搐,不喝水,用早已准备好的辣椒油让自己的眼睛通红——她达到了目的,他们以为她得了狂犬病,把她绑起来,抬到村西的一个小破屋里。
  
  在计划被狗咬伤之前,她在三个可能关押她的地方都藏了刀片、石头、钱、衣服和食物,这间小破屋就是其中一间。这些都是她从“家”里和邻居那里偷的。她花了一年的时间,一共偷了247元8毛,分成三份藏好。
  
  他们离开之后,她等到半夜,确定外面没有人,便把身子移到藏刀片的地方,把绳子割断,门是上了锁的,她用石头把锁砸开了。
  
  离开屋子之后,她蹑手蹑脚地溜到了村北,这个地方有一棵大槐树,最重要的东西就藏在这大槐树的下面,那是一张身份证,身份证不是她的——她的身份证早就被抢走了——是一个叫王芬的村民的,那女人刚生了孩子,她去帮忙照顾,乘机偷了王芬的身份证。
  
  拿到身份证,她便连夜往火车站跑,等到了火车站门口时,她已经累到快虚脱了,但还是咬着牙进了厕所,换了衣服,剪了头发。
  
  售票员并没有仔细看身份证上的照片,陈丽松了宝鸡市癫痫病医院在线咨询口气,连比带画地买了最便宜的一张票,可以到距离这里大概两百多公里的一个小城市,票钱是86块,买完她只剩下1元钱了。
  
  现在是早上6点,离开车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陈丽的手心全是汗,她走到垃圾桶前,往里翻了翻,找到了半瓶矿泉水和一个空的零食盒,从里面倒了些土豆片的残渣吃了,最大的收获是一副近视眼镜,镜片碎掉了,镜脚断了一只,她把它捡出来,取掉镜片,戴在鼻子上。
  
  6点30分,广播里通知开始检票。她正准备站起来,发现有三四个人气势汹汹地冲进了候车室。其中一个是她的“丈夫”罗祥!
  
  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发现了,正用视线在人群中搜索着。
  
  这是个小站,只有二十几个人在等火车,有七八个人正向检票口走去,他们的视线扫过陈丽,并没有认出改装后的她,他们走到检票口,仔细地打量每一个女性。
  
  陈丽从地上捡起一份报纸,强作镇静地坐到了一个也在看报纸的男子身边。她拿着报纸,装作很认真地在看。
  
  火车快开了,不能再等下去了!陈丽推了推那个看报纸的男子,做了个写字的姿势,男子有点惊讶,但还是借给她一支笔,她在报纸上写道:我是被拐卖的,刚逃出来,有人要把我抓回去,火车要开了,我就跑不了了,求你送我到检票口。
  
  男子睁大了眼,很吃惊地看着她。陈丽捋起袖子,露出自己的左手腕,上面全是殴打造成的淤青和伤痕。男子皱起眉,点了点头,提起两个行李包站了起来,陈丽紧跟着他,肩并着肩走向检票口。罗祥等几个人瞄了他们一眼,还是没有认出她,又把目光移开了。
  
  陈丽把票递给检票员,很快通过了检票口,她用正常步速往里走着。那个男子也把票递给了检票员,检票员看了一眼,又濮阳市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有哪些退给他。
  
  “你这是下一班的!”
  
  “下一班的啊!”男子说,“我还以为自己搞错了呢!”
  
  罗祥反应过来了,他带着人准备往里冲,检票员立刻把他拦住:“票!票!票!”
  
  “我老婆!我老婆在里面!”罗祥指着陈丽的背影喊着,“她跑了!”检票员看了一眼陈丽,陈丽两腿都在微微发抖,但她没有跑,而是保持着步速,没有回头,目不斜视,仿佛完全没有听到那些话。
  
  陈丽冲到火车上,3分钟之后,火车开了。
  
  罗祥没有追上来。她自由了。
  
  陈丽把脸埋在桌子上,抽泣起来,哭了十几分钟才抬起头,对面和旁边的人都在好奇地看着她。
  
  坐在她旁边的男子嫌恶地往外坐了坐,陈丽知道这是因为她身上的衣服,因为在那破屋子里藏得太久了,有一股子怪味。
  
  列车员推着食品车来了,有人买了零食,有人买了水。陈丽只有1元钱,买矿泉水都不够。
  
  还得再饿上几个小时,等到了站,可以在小摊上买两个馒头,陈丽计划着,然后就去报警,也许会在收容站呆上几天,他们会送她回家吧?不知道奶奶怎么样了?她的父母早就去世了,只和奶奶相依为命,奶奶得了病,需要很多钱,她就想多打几份工,没想到却遇上了人贩子……
  
  陈丽趴在桌子上,枕着自己的手背睡了一会儿,她醒过来的时候正是中午,有些人买了盒饭,满车厢都是饭菜香。
  
  “你就别掏钱了,我请你,不就是一盒盒饭吗,你要再拿钱就是瞧不起人了啊。”陈丽看着说话的男子,二十来岁,正把一盒盒饭递给对面的女孩,那女孩子大约十八九岁,羞红着脸接过盒饭:“那怎么好意思呢?让你帮忙介绍工作,还让青少年癫痫病治疗的方法你请客,应该我请……”
  
  “以后有的是机会嘛!”男子说,“再说你要请我也不该只请吃盒饭啊!等你领了工资,请我吃好的。”
  
  陈丽突然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那个男子的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狡诈气质,她担忧地看着女孩,当年她也是这样,轻信了别人的话,才让自己跌入了地狱。
  
  一男一女聊了一会儿天,女孩子觉得困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男子拿出一支香烟点着,一面抽一面和陈丽身边的男子使了个眼色。陈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慌忙把视线移开,装作没有看到,但心里已经确认,这个女孩正落入别人的圈套之中。
  
  火车到站了,陈丽跟着那女孩和那男子一起下了车。男子帮女孩提着行李,两人像好友似的,一面走,一面有说有笑。
  
  陈丽朝四处打量着,没有看见罗祥等人,还没出站,他们也进不来。
  
  怎么办?陈丽咬了咬牙,朝女孩猛冲过去,狠狠地给了那男子一记耳光,那男子被打蒙了,将陈丽推开:“你谁啊?干吗打人!”
  
  女孩子也来帮忙骂:“你有病啊!”陈丽转身又给了女孩一记嘴巴,女孩被打得坐到了地上。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陈丽看见两个穿制服的朝这边跑过来,立刻抢了女孩的随身包就跑,女孩哭起来:“抢包啦!抢包啦!”
  
  陈丽很快就被穿制服的人扭住胳膊。
  
  “嘿!大白天的你还敢抢劫?谁的包?”
  
  女孩跑过来:“是我的包!”
  
  “跟我们走一趟吧,作个证。”
  
  那男子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过来:“算了算了,我看这女的就是个疯子。”他拉住女孩,“我们还有事呢!把包给石家庄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是哪个我们吧!”
  
  女孩犹豫起来,看上去也不想多事。陈丽心里着急,她立刻转过头,在女孩的手臂上狠咬了一口,女孩痛得大叫起来。
  
  “嘿!说你疯你还真装疯!想耍花招,没门,走,都去派出所!这种人不能姑息!”
  
  围观者也都嚷嚷起来:“去啊,肯定要去啊,你放了她,改天她又出来害人!”
  
  女孩被另一个制服男推着,不情愿地进了警务室。陈丽一进警务室,就比画着要纸笔,有人发现她是个哑巴,立刻看出蹊跷,便给了她一张纸和一支笔,陈丽便将自己的经历简要地写了出来,又写了她之所以要抢女孩的包,是因为她怀疑那个男子是人贩子,她只是想要救人。
  
  警察们面面相觑,陈丽又写了一个电话号码,是家里的邻居孙大妈的,警察打过去一问,立刻证实了陈丽的说法。
  
  被陈丽抢了包的女孩吓得脸色惨白,打电话跟父母哭诉着,因为她发现那个一直跟着她的男子已经溜走了,还拿走了她的行李,幸运的是贵重物品和钱包都在随身包里。陈丽也号啕大哭,但不是为了自己的不幸——孙大妈在电话里告诉她,奶奶在她失踪后身体越来越差,第二年就去世了。
  
  “人活着就好,人活着就好!”孙大妈在电话的那一边说道,“你奶奶临死前一直说,你肯定会活着的,因为你答应过她,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会好好活。”
  
  奶奶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她知道对陈丽来说,最致命的可能就是自己的死亡,所以她在临死前说出这句话,就是要用这个承诺逼陈丽活下去。
  
  是的,她对奶奶有过一个承诺,她的奶奶是带着对这个承诺的希望离开的,她得带着这个希望往下走。
  
  陈丽走到警务室的窗前。外面,阳光灿烂。

上一篇: 欣赏妻子

下一篇: 用我的心,去牵你的手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jtrrs.com  知者不惑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