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者不惑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太阳饼 > 正文内容

李小妖的紫色眼影

来源:知者不惑网   时间: 2020-10-20

  现在何苦总让自己黯然神伤、憔悴失色,一切的一切又能怎样呢?!……也许我只是那只迟迟不忍飞去的蝉,留在树上的是我的蝉蜕,我黄金而又脆弱的过去和现在在阳光里温柔无比。
  
  李小妖的日志《欣若止水》

  
  我是一个很细心的人,这份细心的表现可以在我给朋友写信时能看出来。我在给朋友写信时会打好草稿,然后修改,最后才会抄写在信纸上,在抄写的过程中我不会让一个字出现错误,每次我会在信纸上画上一幅插图,甚至有时候我还会给这封信画一幅宣传画。但我也是一个很不自信的人,这份不自信也会表现在我的写信上,有时写着写着会没有了自信,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突然觉得自己的文字是那么的苍白,苍白如纸。但我始终相信我是一个认真的人,所以我的文字是真实的,就像每个来临的黑夜,在一首淡蓝色音乐下,我会把自己的记忆中的东西一一摆放在屋中的每个角落,我的摆放是那么认真,一丝不苟。
  
  很多时候,我知道我的内心是脆弱的,安歇陈旧的记忆会在屋中每个角落闪出独特的耀眼光芒。我知道那些光芒是有翅膀的,而它们的翅膀来自另一个空间,扑扇着会深入我寂寞的心里。
  
  夜晚,从我的窗口对直望去,可以看到城市的不夜天。我曾经那么认真的写过城市的不夜天。城市的不夜天是种空灵的妖艳,是种空洞的妖艳。有一段时间我是迷恋上了这片人间的烟火。是的,这片妖艳的烟火作为绚烂的概念,牢固地竖在我的心里。在寂寞的最深处,把我的感情放大,拉长。有时我很怕这种感觉,我怕自己无法守住这份本真,而使我的感情被那片妖艳掠取。
  
  烟燃了又灭,天黑了又白,唯有失去的心境再不归来。一直被这句话深深地刺痛着,而这种刺痛来自我倾听到了时间流走的声音。
  
  点燃一支烟。我喜欢烟端的梅红在黑夜中的闪动,这种闪动像我因忧伤而悸动的心。那时我会想到岁月,岁月中有多少忧伤积淀下来,而使岁月本身如单薄的日历,轻薄着另一种生命。
  
  
  
  李小妖本来不叫李小妖。
  
  当我看到她涂着紫色的眼影时,我突然发现她给我一种妖艳的感觉,这让我想起了解放军150医院癫痫科怎么样城市那片不夜天的烟火。我承认我迷恋上了李小妖的眼睛,更确切的说我迷恋上了她那涂着紫色眼影的眼睛。
  
  我曾经无数次在夜里去想那紫色的眼影,那么真实,在我的心中那种真实像流失于指尖的时光。忧伤,彷徨。我知道,我开始陷入一场怀恋。
  
  知道我曾经是一个流浪歌手的人很少。是的,我是一个流浪歌手,除了流浪我一无所有,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我曾经写了那么多的歌曲,而现在那些歌曲已经很陈旧了,没有了曾经的激情。在不属于我的每座城市我常常坐在街头用吉他弹唱我写的那些歌曲。
  
  对于我曾经流浪过的城市我有一种别样的感情,因为每座城市都会是我的回忆,就像被树叶裁剪的月光,是我凌乱的记忆。
  
  我看到那涂着紫色眼影的眼睛时是一个傍晚,那时我坐在街头正在弹唱我的歌曲。那双涂着紫色眼影的眼睛就是那么突然的出现在了我的眼中,当那妖艳的感觉在我心里出现时我的琴弦断了,这是在我流浪生涯中从未有过的事情。
  
  另一个女孩叫了下那涂着紫色眼影的女孩的名字,然后拉着她走开了。于是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可是我很快忘记了她的名字,我唯一没有忘记的是让我心动的那双涂着紫色眼影的眼睛。在以后的岁月中我叫那个女孩李小妖。
  
  我知道自己为什么对紫色如此敏感,因为我以前的长发姑娘就涂这种眼影。紫色,妖艳的颜色,它带着魔样的渗透力在我的心里熠熠闪动。
  
  
  
  她说,雨淋湿了这个城市也淋湿了她的心情,她独自站在雨里,她就那么突然觉得自己的孤独,孤独很深,深在骨头里。她说,哭泣的感觉真好。
  
  我说。人生就是在奔波中才会长大,太多的东西会让我们的心在寂寞中颤抖。我们无法直视自己的目光,如果可以,我们的眼中一定会流出泪。
  
  
  
  她,是我的网友。不暧昧的网友。我一直感谢她在我流浪的生涯中一直陪伴着我。是的,我们都是孤单的,在陌生的城市寻找属于自己的梦。
  
  孤单的时候我时常会想到她,她模糊的影子总会在我暗淡的眼中旋转,像那雨中的花绽放在我的眼里。很多时候我觉得那种美丽的绽癫痫一颞叶癫痫是什么病?危害如何?放以深深的融在了我的生命里。
  
  我承认我有些依赖上了和她聊天的感觉。这样的依赖总会让我有种惶惶不安的感觉,我怕有一天她会在我的视线中消失。我突然发现自己是个流浪的人却没有了一颗流浪的心。那一刻我甚至讨厌了我的吉他,讨厌了这种流浪的生活。
  
  依赖可靠的记忆,我时常想起和她聊天时所带来的那份快乐,我紧紧抓住那份快乐放在自己的心中,从而可以一遍遍周而复始地品尝那份快乐。很多个寂寞的夜晚我曾低声唤过她的名字,双唇鼓满不绝的温热,心灵奢侈的幻想,不绝如缕,又渺无踪迹。
  
  记得在那座城市中,在那天上飘着大片大片云朵的天空下,我静静地坐在河边,静静地看风动水起的涟漪。在远离人声的嘈杂,远离一切的媚俗,不会有人来打扰我,我可以静静的思考。
  
  我常常想自己的命运,我的流浪要在什么时候才会结束。想这些的时候是一个明媚的夏日,我用到明媚这个词无非是想表达我内心那点残存的阳光。在流浪的日子里我是孤独的,我的心中有太多的阴暗,那种阴暗会让我迷失在伤感中从而让自己无法自拔。
  
  流浪之前我觉得流浪应该是件很浪漫的事,但之后我才知道流浪的生活是苍凉的,那种苍凉就像深秋的风吹过枯黄的野草瑟瑟的响动,绝望的摇摆。
  
  伫守辽阔的夏日,我们让语言在遥远的阳光下化成蝶舞,因了她,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我不再独怀冥想,用双手挡住风雨在彼此的生活中游走,我会静守着每一件往事,慰贴我孤独的心。
  
  
  
  她说,累了,生活很无奈。通过她发给我的这些文字我能感受到她的心情。
  
  我说,我也想找个依靠的地方寄存自己的感情。然后我问她,你涂紫色的眼影吗?我问这句话的时候是因为我想到了那个被我叫李小妖涂着紫色眼影的女孩。
  
  她说很少涂,朋友说她涂紫色眼影很妖艳。
  
  
  
  雨在那个季节飘落,从我租住的小房子里望去,看到路边绿化带中的那棵最旺盛的银杏树。
  
  窗外的雨很细密,天网一样笼罩着这座城市,雨中,偶尔会有一片银杏叶从树上飘落下来,擦过女孩的肩膀,安然的落在她的脚下一岁半小孩睡觉时突然抽搐
  
  女孩就那么打着伞站在雨中。女孩的头发很漂亮,我喜欢那种长长的黑黑的直发。
  
  其实我注意她有一段日子了。每个清晨她都会在那里站一会儿才会离去,车来人往中女孩单薄的身体显出一种孤单无助的忧郁。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每天去注视这个女孩,也许我迷恋上了她的长发,或是想看清她的脸,更或是想看看她是否也涂着紫色的眼影。
  
  细雨总是忧伤的,那一刻我心中有种莫名的伤感,我不知道这种伤感从何而来,这种飘忽的伤感混凝着我的情绪,我突然听到了细雨破碎的声音。
  
  雨停了,女孩收起了伞,同时也收起了目光。她就那么突然地又是很自然的转头向我的位置望过来。那一刻我清晰的看到了她的脸,我的心里竟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慌乱。
  
  我不告诉你那个女孩是否涂着紫色的眼影,我可以告诉你那个女孩戴着一对圆形的大耳环,很漂亮,就像她的笑容一样漂亮。
  
  我离开了那座城市,我是一个要不停变换城市的流浪的人,我喜欢在每座城市尘埃中寻找那片风景。我的离开就像那片银杏叶无声的飘落。我始终没有弄明白女孩为什么每天会站在那里呆一会,所以女孩成了我心中一个谜。也许她也是一个漂泊的人,同我一样喜欢在城市尘埃中找风景的人。
  
  但我心中朗朗的,我不会忘记她的笑容,她圆形的大耳环。
  
  
  
  她说,她要去相亲,而对方不是自己喜欢的人。她说,只是有时候生活中充满了太多的无奈。她说,她要为自己的父母考虑。
  
  我说,如果那种无奈发生了那就是悲哀。我说,你疯了。而事实是那晚我疯了。
  
  
  
  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地没有了自信,就像我在很久以前给朋友写信时写着写着会突然的没了自信,我的做法是快速的结束那封信。我想这篇文章也会在我失去信心的情况下而匆匆收笔。
  
  故事成熟的蒂落,在我的目光下垂下。
  
  
  
  她说,聊了这么久见下面吧。
  
  我说,你涂紫色的眼影见我吧。
  
 小儿癫痫是有基因病吗 她告诉了我她所在的城市。我的心在那一刻颤抖了下,原来那座城市有涂着紫色眼影被我叫李小妖的女孩,有那个戴圆形大耳环笑的很漂亮的女孩。
  
  
  
  一切的事情就在那个初夏发生了。我站在我们相约的地方。是的,我是早去了一会儿。
  
  阳光下,一个涂着紫色的眼影戴着圆形的大耳环的女孩微笑着向我走来时。那一刻我的心突然的乱了,我想起了那根我断掉的琴弦。
  
  曾经的一切在那绚烂的阳光下倾斜起来,我想抓住那抹阳光,涂抹我的感情。
  
  阳光抱着温暖落地为歌。
  
  原来人生中的相遇有那么多的变数。
  
  她的手很温暖,在我牵她的手时我发现在她的无名指上有枚很漂亮的钻戒。
  
  我离开了那座城市。客车上我拿出手机戴上耳塞,我的耳中响起了梁静茹的歌声。
  
  
  
  那一段我们曾心贴着心
  
  我想我更有权力关心你
  
  可能你已走进别人的风景
  
  多希望也有星光的投影
  
  努力为你改变
  
  却变不了预留的伏线
  
  以为在你身边也算永远
  
  仿佛还是昨天
  
  可是昨天以非常遥远
  
  但闭上我双眼我还看的见
  
  可惜不是你
  
  陪我到最后
  
  曾一起走却走失在那路口
  
  感谢那是你
  
  牵过我的手
  
  还能感受那温柔
  
  我不会告诉你在见到她的时候我为什么会突然想到那根断掉的琴弦,就像我不会告诉你我曾经注视过的那个女孩是否涂着紫色眼影,因为这是秘密,这个秘密只属于我一个人。
  
  我想要告诉你的是。在那座梦的城市,你行走在街头,如果你看到一个有一头美丽的黑色长发,涂着紫色的眼影,带着圆形的大耳环脸上有温暖的笑容的女孩时,她,也许就是李小妖。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jtrrs.com  知者不惑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