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者不惑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太阳饼 > 正文内容

回家旅途,两样心情_散文

来源:知者不惑网   时间: 2020-10-16

  常年游离于他乡,奔走在高原工地和人迹罕至的戈壁沙漠,对于一个恋乡游子来说,回家这件事情,也慢慢地变成了一种奢侈和渴望。或许很多常年不出远门的人觉得回一次家,你有必要无病呻吟嘛?其实我觉得,很有必要。

  作为路桥工程施工人员,每年回家探亲时间确实是很有限的。每一年中间请假、休假也就是一半次。休假一次,基本回家是把假期休完,家里事情也基本料理差不多,然后一身轻松地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休假半次的,很可能前脚进门,后脚就要出门,只要单位领导一个电话,不论家里有多大事情,必须返回单位上班,对于路桥人来说,这已经是家常便饭,因此面对家人的埋怨,也只能是装作视而不见,隐忍离开。最可恨的是,年终休假,不但要看老天爷脸色,还要看能否有资格,购买到那一张奢望已久的回家车票。至于沿途车站和列车上,那方便面、矿泉水、各种吃食成倍涨价,商贩们漫天要价,都成了小事,我们中国人基本已经习惯了,麻木了,毕竟自己回家心切嘛。虽然看着张张崭新的血汗钱从自己手心滑出,可想想能回家探亲一次,能见着自己的亲人,心里短痛之后,还是比较兴奋的,因为这都是当今的社会特色之所在嘛,所以不足挂齿,也别怨天尤人。

  清晨,早早收拾好行李箱,交接完工作,因为两地气候差异,换上准备迎接夏天的衣服,坐上单位送站车,一路飞奔,终于出了大山,心里顿然一片豁然开朗。虽然晨风中,单薄的衣衫,确实觉着有点凉,但是沿途风景,让我陶醉于山水之间。

  临夏,是甘肃西南部一个少数民族重镇,主要以回族人口为主,距离兰州大约有一百二十公里左右的路程,四面环山,是历史上丝绸之路的南道重镇,素有“茶马互市”、“河湟雄镇”、“花儿之乡”、“牡丹之乡”等称号,自从战国、西汉、东汉、三国、这里就是历史文化重镇,特别这里的砖雕,盈尺之间的大艺术,闻名于全国,更让我回北京天坛普华医院癫痫科好不好味无穷。古建筑艺术凝聚汉族木雕、藏族彩绘、回族砖雕于一家,具有鲜明的地方文化艺术特色。砖雕主要原材料是青砖,青砖密度性强,不变色,不变形,抗腐蚀性较木雕更好。各种素材古朴、宁静、取材简易、雕制便捷、形式多样、雅俗共赏。山水河流、花鸟鱼虫、琴棋书画、套方、井口、质朴简约、繁复细腻,千变万化之间,无不表现着西北少数民族百姓,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和祈福,这些艺术作品,都凝聚着老百姓的智慧结晶,展示着百姓的日常生活之喜怒哀乐,欣赏之余,令人唏嘘不已。

  或许因为临夏街道两边的砖雕诱惑,勾起了我的兴趣,或许因为回家情切,所以一路觉得,出了大山便是无限宽阔和敞亮,小城街道都赋予了诗意,就连路边的小草,都显得特别地娇嫩动人。春播的庄稼地里,更是生机盎然,玉米齐刷刷碧绿一片,麦穗的花期正旺,油菜已经向天翘起饱满的菜角。更懂得人心事的,莫过于街道两旁的倒栽柳,微风习习中随风拂动倩影风姿,好像向离人道别。

  兰州的中午,一点不觉得凉快,夏日炎炎,燥热烦闷难耐,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赶快离开喧嚣与燥热。于是,去小店吃一碗兰州特色的牛肉拉面,匆匆买票上车东去......

  列车旅途中的人们,不外乎座位上的吃货,车皮接头处的烟民,玩手机、打游戏的网民,还有那些埋头大睡正好借机睡个囫囵觉的打工族。旅游的人们,如今几乎都是自驾游,早已经看不上坐火车这种享受。本想打开手机看看电子书,谁料这鼻子一点都不争气,不远处传来一股怪味。一双眼睛斜飘过去,钻入眼帘的一幕令人难受。两排座位中间,茶几上搭着一双不大的脚丫子,下身穿着黑色网状丝袜,上身穿白色软料裙衫,看长度并没有优势,看宽度却绰绰有余。看样子,她正睡得特别地香,于是乎就怪怪地想,如果这凤驾,上身穿着是黄色,或者浅绿色,再加上那网状丝袜里,滴滴欲坠的肉块,老远看去,那简直活生生一个睡倒的菠萝。

  于是,为了各自方便,起身游转到车门处站立小儿癫痫一般多久发作一次?,吹吹风,享受这闷热中的一丝凉意。一边聆听那几个南方口音的大汉满嘴天南地北地跑火车,一边欣赏向身后速速退去的良田阡陌,不觉着列车已经路过天水,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左右。眼前傍晚夕阳中的宝鸡峡,越来越觉得熟悉,越来越觉得亲切。

  渭河从甘肃渭源县自西向东,宛如舞女手中的一个丝带,飘逸流彩,从甘肃天水经宝鸡、咸阳、渭南,最后注入了祖国的母亲河黄河。在宝鸡峡,两边群山突兀,怪石嶙峋,河水碧翠,隧道桥梁交错纵横,国道G310线和陇海线并肩齐驱,沿河两岸,更是果园菜园,郁郁葱葱,一片生机,群山之上,苍松翠柏,多不胜数,不计其数。一路风景,让人如痴如醉。一边欣赏沿路美景,一边畅想着她过去的美丽和神秘。就是这条河,自宝鸡峡而出,横穿三秦大地,灌溉了千顷良田,养育了关中千万儿女。南有秦岭横亘,北有六盘屏障,渭河流域,西为黄土丘陵沟壑,东为关中平原,渭河沿岸的关中是中华民族实现国家大统一的奠基地,人文初祖炎黄二帝在此统领先民,征战耕织;周秦汉唐等10多个朝代,凭借渭、泾、浐、灞、沣、滈、涝、潏八水之利,在此建都达千余年之久,使中国名列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列。并拥有了“八水绕长安”之美誉。

  向东出宝鸡,自西向东,经过杨凌、咸阳,离家越来越近,脚步越来越疾促,心情越来越急切,自不必说。聆听列车里,广播员的优美播音,随着刹车发出刺耳的声音,列车缓缓停止前进,随着人流,缓缓步出车站。古城已经是华灯初上,古城墙上灯光闪烁,车站广场,等车的人们,到处乘凉,脚底下除过行李包裹,剩下的就是人,那种城市的拥堵感,又一次涌上心头。去哪里住宿呢,到哪里我都感觉是对别人的打扰,毕竟已经是凌晨。思来想去,觉着广场歇息几个小时,看看书,迷瞪会儿也就回家了,反正夏天不热不冷,在家门上,也不怕有什么安全隐患,没必要再去登记宾馆,于是就地找空闲处坐了,拿起手机,一边看书,一边简单吃点东西,吹着凉风,觉着也很静谧惬意。就在看书期间,时不时有几治疗羊角风注意什么个着装怪异的妇女过来,问要不要充电宝?要不要住店?从小在我心里总觉着,各人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不一样,不必刻意要求别人,凡事满足自己的愿望。于是乎,别人干什么,我都觉着见怪不怪,所以顺便挥挥手,示意不要。为的是让她们尽快离开,免得让我看见心烦。手持手机认真看起书来,看着看着,只觉得两眼涩酸,浑身乏困,不知道时候,已经缓缓进入了梦乡......

  睡眼朦胧中,忽然耳边听见有人喊,乡党去哪里,坐车不?双手揉揉睡眼,再看看手里,总觉着好像缺少点什么,细看手里充电宝数据线端头,已经没有了手机,浑身一下子没有了睡意。再仔细看看周围环境,一切还是那样平静,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一样,一个美好的回家心情,就这样被打破了平衡。

  过去在外边,外地人说西安是个贼娃子城,我总觉得,外地人或许是对西安有偏见,要莫就是不了解西安,于是总是和人据理力争。要莫干脆,就不表态,随他们去说。总之在我心里,西安是我们陕西的省会,任由外地人说的怎么坏,她都是我的家乡。今天确实没想到,西安爱我没商量,刚刚回到故乡西安,西安就给我一个意想不到的见面礼,那就是着了贼的活,贼娃子城居然露出她本来的的面目。旁边好心大哥,赶紧借我手机,帮我冻结了手机账号,他让我去报警。我想了想笑出了声,大哥问我笑什么,我顺便告诉他,我的真实想法。冻结手机账号就行了,如果半夜三更,就去打扰警察同志,或许遇见好心人,会帮我找回手机,或许遇见其他另类,丢掉手机事小,或许还难免招来一顿数落,自古警匪一家,众人皆知。

  我写这个题目,并非想给故乡西安古城脸上摸黑,就觉得西安贼娃子城的名声,已经不是一朝一夕,西安市市长,就是换上多少届,反正贼娃子城对他们来说,已经不是西安的耻辱、也不是陕西省政府的耻辱,更不是陕西人民的耻辱。一个手机就随他去吧,舍财免灾,听说“下班注意小偷。”都已经是西安人的问候语,可见西安千年文明,确实名不虚传。政府的工作常年提倡创河北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文明城市,在西安经常提到大唐盛世如何的好,如今的西安,文明城市盗贼盛世,过去所谓的大唐盛世,听说是夜不闭户,如今已经成了传奇,看来永远都成了天方夜谭......

  此时此地的我,站在这所谓的千年文明的风水宝地,真像一个落汤鸡,又像一个另类。布满双眼的全是卖充电宝的、招房客的、招嫖客的,在行人身后背包偷盗财物的,此时的感觉只有恶心,除过恶心就是厌烦......

  天亮买票、上车、回家的一切动作,都是一种机械的本能,一切都在木讷中进行。贼娃子城到回彬的沿途,这些年到底有什么样变化,我确实没有细看,也没有心思再看,我也不知道,自己一路都在想些什么......

  等到进了县城,踏上中山街,才猛然想起,出门半年的我给年迈的父亲和可爱的两个小孙子,还没有买点吃的。饮食市场门口,驻足放下行李箱,给父亲和孙子随便买了点东西,拿到行李箱跟前,却因为货多,一个手残,怎么也装不进食品袋子。此时,一位正在街道旁边,身穿环卫服,打扫卫生的大个儿,她二话没说,赶紧放下自己手中的簸箕和扫把,走到我的身旁,她干净利落地,帮我把琐碎东西装进了食品袋,并帮我放进了行李箱子。

  此时候的我,看着她朴实的举动,仔细端详着她的模样,我的心里一阵的激动,不由得自己嘴里很随意的道一声“谢谢你,谢谢。”而她,却很简单、很淡然地一句“不用谢。”匆忙地又去捡拾街道旁边的垃圾。这,就是我们的彬县城,这就是我彬县的环卫工。

  事情已经过去拾几天了,我自个深思,我就想弱弱的问一句西安市的市长,你的贼娃子城,怎么和我们彬县小城相比?你还有什么资格说你是西安市市长?

  回家,一条旅途,两样心情。朋友,贼娃子城一定要小心,彬县,我永远的家乡,我爱你......

  成稿于2019年7月9日夜青海循化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jtrrs.com  知者不惑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